沐本慕

【万千昼夜】游戏人间

白色风信子:游戏人间


6:00 @月鳞🍀      

8:00 @怪物巨子 


祝修修生日快乐!和楷楷每天都甜甜蜜蜜!


1.


“欢迎来到荣耀大陆。”


一声机械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叶修睁开眼睛,只看见一片白茫,头上的太阳光分外刺眼,寒风阵阵刮过,吹得旁边的树枝都抖了抖。


叶修虽然感受到的温度没有那么冷,却也忍不住颤了颤,这里是荣耀大陆万年冰封的冰霜森林,是荣耀大陆里最寒冷的地方。叶修正想着离开这里,去往蜘蛛洞穴,突然一个弹窗出现在面前,随即便听到了少年愉悦的声音。


“前辈,在哪?”


叶修抬了抬手,点开了弹窗。“去蜘蛛洞穴等我吧。”


这是叶修收的徒弟,已经是个大学生了,比他小四岁,在荣耀大陆的id叫一枪穿云,叶修是在一次刷副本的时候遇上他的,后来见意识不错就加好友,然后就莫名其妙被拜了师。


叶修把手中握着的千机伞塞进背包,撒开腿往冰霜森林的出口跑,穿在脚上的鞋子跟冰摩擦发出“刺啦”的声音。连忙拉开设置面板调小了音量,这才敢继续出发。等到他赶到蜘蛛洞穴的时候,只看到一枪穿云,已经蹲坐在洞口,头上很配合地插了根草。叶修笑了笑,抬起手帮他拔掉了头上的草。


“抱歉来晚了。”


一枪穿云连忙起身,将手摆在面前,摆了摆。“没……没事。”有时候看见一枪穿云的耳朵唰一下红了。


全息游戏做到的是把游戏舱内玩家的微表情,一些小细节都在游戏中呈现,使游戏中的人物看起来更加真实,使玩家更加有代入感,叶修也只是当他是在游戏舱内太热,把脸都弄红了。“你把游戏仓的空调打开吧!”


周泽楷答应着,手中按下了叶修递来的组队申请的同意键。一枪穿云跟着君莫笑,一前一后进入了蜘蛛洞穴,没有出隐藏boss。叶修与他配合已经十分默契了,一前一后消灭着不断冒出来的小怪,换位,开怪,一波带走。


他们之间的动作已经不需要用言语去交流,以至于叶修有了闲心去聊天。“一枪啊,你跟了我多久了?”叶修从来没有问过他的真实名字,同样他也没有问过自己的,毕竟只是个虚拟世界,不好暴露太多个人信息,虽然叶修不介意告诉他,但他不是没问嘛?


“两年。”一枪穿云记得很清楚,当他高中毕业开始玩这个游戏没多久,他就遇上了君莫笑,他被他的实力所折服。


虽然一看君莫笑的脸就知道,跟一枪穿云一样,是个系统脸,而不是玩家的脸扫描生成的。但他总会去想,到底君莫笑的系统脸后面,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他不知道,甚至连对方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他感觉自己了解的太少了,少到一离开游戏,他与他就完全失去联系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有些迷茫,他讨厌这种感觉。他的眼睛不自觉的伤感得耷拉下来。


叶修还在一边打着怪一边说话,“这么快啊,都两年了,你也快毕业了吧?找工作了吗?”叶修有点像过年来拜年的三大姑八大姨,左拉右扯的找话讲。一枪穿云回了回神,消灭掉了快跑到他跟前的小怪。


“快实习了。”他本来话就不多,一般讲话也就是一句两句的。叶修也知道他习惯,也只好尽量找话题聊,防止场面冷下来。两人很快打到了最终boss,叶修跑上去用千机伞往boss身上开了几枪,成功吸引仇恨。一枪穿云连忙跑到另一边,也向boss开了几枪。


于是他们两个人一人一边,一人一枪,不紧不慢地互相转移着仇恨。boss就在他们中间来回奔跑,偶尔暴怒发出的招式也被轻易化解过去。


“红血了。”


叶修连忙把千机伞转换形式,抬起战矛就往boss上刺,一枪穿云贴近,毫不吝啬地施展了出了看家本领,枪体术。两人配合得一点破漏都找不出,boss可以说是根本没机会挣扎。


不用多久boss倒下,叶修捡起掉落的材料,看着还是挺满意的。一枪穿云站在一边看着他,他对这东西本来就没兴趣,平时自己打本掉的材料也统统都是给君莫笑的,他知道这些材料君莫笑是用来提升他手中那把千机伞的。


君莫笑的前脚离开了蜘蛛洞穴,一枪穿云就赶紧跟上了。两人都没事做,于是就来到一座山崖的脚下,开始爬高,这上面有一片花田,站在上面更是能看见荣耀大陆的大部分版图,是荣耀大陆里看风景最好的地方了。


叶修抽出千机伞中的忍刀,开始在山崖上攀爬,一枪穿云爬山的动作更为优雅,射一发子弹跳一步,这个操作很考验眼力和动作的协调,叶修看着一枪穿云的进展,手上的动作也更快了些。


游戏中的人物也是会疲累的,而游戏中的感官更是会传递到游戏仓中的游戏者身上。叶修感觉手开始酸痛,暂时停下了动作,靠在壁上缓了缓。


看着一枪穿云一口气跳到上去,叶修估摸着,这个人一定不是像他一样,常年不运动的宅男。全息游戏的世界里,往往一不留意就会透露出很多信息。当叶修爬到上来的时候,就听见对方说,“前辈,要运动。”


好吧,叶修无奈笑笑,一不小心也被他看穿了自己的本质啊。两人并肩坐在崖边,看着远处荣耀大陆的景象。


“前辈……叫什么?”一枪穿云,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心中有一个声音跟他说,他很想知道他多一点,哪怕只是一个名字。


“叶修,你呢?”叶修很爽快地回答,他对这个小徒弟并没有一点戒心,只要他问,他就不会有所隐藏,他打心里就相信他,不关乎什么,他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他的。“周泽楷!”


听着他的声音,感觉他很高兴的样子,叶修也随着他带笑的声音,扬起了嘴角。“哪个泽楷?”听见叶修念自己的名,周泽楷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叶修带笑的声音传到周泽楷耳朵里,酥酥的感觉传遍全身,一下子脸唰的红了,连带着耳根也红透了。周泽楷感觉自己病了,得了很重的病。“光泽的泽,楷书的楷。”


他听见自己机械地回答着这个问题,因为他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了。


2.


那次过后,周泽楷开始尝试着询问叶修的各种信息,例如知道他是B市人在H市工作,工作与游戏相关,家里有点闹翻了,于是很久没有回家,又有一个一起生活的妹妹。叶修同样也知道了,周泽楷是S市人,独生子女,明年就要实习了,学习的是计算机编程。


“前辈不怕我?” 周泽楷听到叶修回答自己的问题,可以说是不知道高兴还是不该高兴。高兴当然是因为自己对他了解多了一点点不高兴呢是有点气愤,叶修不懂得自我保护,信息一个劲全部说出来。


叶修知道他在问什么,嘘了一声,“这不是你嘛,可别跟别人说啊。”依旧还是往日那副慵懒的样子,但是这句话听得周泽楷很是高兴。因为是他,叶修才肯告诉他,有种这个是一只属于他和叶修之间秘密一般的满足。


有时看着面前的人,虽然是系统脸,但叶修总觉得他跟别的系统脸不太一样,他怎么怎么看怎么顺眼?你说……小周他到底长什么样啊,叶修脑子里突然冒出这个念头,不一会儿就被本人嫌弃了,都多大个人了,还有这种奇怪念头,玩游戏也那么当真呐。


跟周泽楷招呼了一声就匆匆退出了游戏,叶修睁开眼睛,打开了游戏仓,用来补充能量的营养液弄得身体又湿又粘,他马上把剩余的营养液清理掉,洗了个澡,这次登录游戏,一共在里面呆了三天。


放下手中的通讯器,顺手打开了房间里紧闭的窗帘,光照进他的房间,他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头发还没吹干,水珠一滴一滴顺着头发滑下,滴落在地板上散开。赤着脚走出去客厅,苏沐橙还没放假,所以家里就他一个。


因为工作常年与游戏打交道,一年中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游戏世界里度过,荣耀世界里的一个星期就是外界的一天,夜宵的工作就是这个游戏的程序员,他从开服开始就每天奔走在荣耀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去寻找和修补漏洞,还要防止游戏中NPC对玩家本身造成伤害,每天都去拜访他们,刷好感度。


对于叶修而言,游戏中的世界比现实世界来说更像是一个真实世界,每次一退出荣耀大陆,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游戏,游戏中的身份是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


但事实恰恰相反,这才是现实的世界。他无事可做只能坐在沙发上发呆,他之所以没有继续在游戏里,是因为它的营养液用完了只能等公司把新的寄过来他才能继续工作。


他在这个城市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朋友在他18岁的时候已经离开了,留下了苏沐橙让他照顾,苏沐橙上大学以后,房子就空了。他的亲弟弟经常偷偷来找他,劝他回家。但对于他老爸来讲,应该永远永远也不能接受他的性取向。没错,叶修喜欢男的,他在高中的时候发现自己对女生实在无感,也没顾后果就跟家里出柜了。


结果就是被叶父抽起藤条就往他身上打,后来就离开了家来到H市。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旧社会了,婚姻法也早就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是他没有勇气回去。也许是心里还会害怕看见父母对他露出失望的表情的吧。


坐着坐着居然就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当他被通讯器吵醒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的灯光一点一点的亮着,看样子已经是深夜了,通讯器上显示着他的营养液已送达,伸展了一下腰骨,从门口搬进来,一大箱营养液,又到了工作的时间了。


重新登录的地点在上次下线的悬崖上游戏里,荣耀大陆已经转换了季节叶修看见悬崖上的花都已经开始绽放,没有心思去欣赏,打开伞就重崖边跳下去,千机伞变成了机械螺旋,减少了受到向下的冲击力,让君莫笑平平稳稳的落到了地上,打开了好友栏,一枪穿云显示的是下线。


叶修也知道的,周泽楷是个学生,比他要忙上很多,上线相对也比他少,更不可能在深夜上线了。叶修开始常规的慰问NPC工作,荣耀大陆中的NPC走在街上基本是看不出来的,他们和玩家唯一的区别就是不能添加好友。


“李大娘,最近鸡蛋卖的怎么样啊?”笑着跟路边摆卖鸡蛋的李大娘打了个招呼,“笑笑啊!都挺好的,来拿两个鸡蛋走!”


“诶谢谢谢谢。” 刚接过她递来的竹筐,地上又凭空出现了个装满鸡蛋的竹筐,叶修全当看不见笑着向她挥手。本性是善就是善是,恶就是恶。代码已经为每一位NPC规定好了,不用像现实生活中一样去猜忌排挤,去小心翼翼,他们的心思也没有人那么复杂。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游戏中的人间繁华,却又比现实更加单纯,这大概就是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游戏的原因。


叶修这次有了充足的营养液,他开始长期在游戏中呆着,在工作同时,总是不自觉地想去看好友栏的一枪穿云有没有上线。


没有。


他已经快两个星期没有上线了,以前他从来不会超过三天不登录,叶修有点想不明白,又开始担心他是不是在现实中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发现,自己知道的仅仅是他在S市,他叫周泽楷,而其他却一无所知。


即使真的周泽楷发生了什么事,他也只能在游戏里等着他。叶修的心慌了,不知怎么的,慌的厉害。他不得不承认,他害怕见不到周泽楷,他想见到他。两星期量的营养液被消耗完了。游戏仓强制让叶修退出了游戏,身上依旧是又黏又湿,眼睛还稍微带点红,怎么看都是被人欺负惨了的样子,怎么看怎么狼狈。


他深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潜进水里。他的脑子乱的很,耳边满满都是周泽楷的声音。第一次对除了家人外的人那么上心,这算什么?他问着自己。


是别人所说的,喜欢吗?


3.


叶修足足昏睡了三天,公司那边无法联系上他,找人到他家看了一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才发现他发着烧睡在床上,已经意识模糊了,连忙找来了医生给他看病,吓得冯主席停了他足足一个月的工作,让他养好身子再继续上班。实际上,叶修的病耗了两个多星期才完全好了,叶修平时不怎么生病。但不怎么生病的人,一生病就是大病。他这回倒是想上游戏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当他回到荣耀大陆,扑面而来的就是周泽楷给他发来的满屏的消息,一条又一条语音在他耳边响起。“在实习。”“抱歉没看见。” “前辈在吗?”“前辈早。” “前辈?” ……“前辈,我想你。”


当最后一条消息在他耳边结束,一切回归寂静。叶修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砰砰的声音,很急切,急切地想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周泽楷不爱说话,但是这块一个月的日子里,他给叶修发了上百条信息。也许他这么多年来加在一起的话都没有那么多吧。


叶修想找他,但现在是深夜,周泽楷一向作息规范,现在大概在梦中跟周公打着游戏呢。叶修不在的这个月里,公司里的一些员工帮忙顶了工作,于是在叶修去慰问NPC的时候,被一团NPC团团围住。“笑笑,怎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们啊?”


叶修算了算日子,按照荣耀大陆的时间来讲,也真的快一年了,是挺久的了。叶修赶紧笑着陪不是,只好说自己出远门去了,近日才回来,又从背包里挑出了好看但对他用处不大的东西送了给NPC们,毕竟出远门,手信总要有的。他们纷纷道谢,又是回礼了好些东西给他。


对话框一下弹出,叫他一个猝不及防,果然是周泽楷。 “前辈!”声音里满满都是惊喜的情绪,跟之前留言的那种低落的声音完全不同。


“在山崖上等我。” 片刻也没有多做停留,抄着近路,君莫笑举起千机伞就往山崖跑,到达那里的时候,果然他已经到了。“对不起啊小周,失踪那么久。” 叶修自动自觉道了歉。


“很想你。”周泽楷一开口就是这句话,直击叶修心脏。“犯规啊……”不禁喃喃了一句,周泽楷没听见,只见一枪穿云伸出两只手做出抱的动作,紧紧抱住了君莫笑。


“好怕……你不见。”周泽楷这一个月真的魂不守舍,甚至更有冲动要跑去h市找叶修,但却被他的室友拦了下来。


就算你去h市也不知道他在哪。江波涛如此说到,这句话让周泽楷像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瞬间冷静了下来,更贴切来说是看清楚了,现实与虚拟的区别。就算游戏中再亲近又怎样,那只是游戏,不是现实。但是,他真的好想好想好想叶修啊。


“前阵子生了场病,所以就没有上线了。”叶修解释了一下,最近没上线的原因,不说还好,一说周泽楷又开始紧张了。“怎么样?好些了吗?……吃药了吗?”一下的话比以前多好几倍,叶修都开始怀疑对面是不是周泽楷了,一定是个假的周泽楷吧?


“早就好了,老冯他强制让我休息了一个月,不是刚到一个月我就回来了嘛。”叶修毫不避讳,倒豆子一般全倒了出来。周泽楷的关注点,却在叶修说的老冯身上,叫得那么亲密,该不会是他对象吧……还这么关心叶修,叶修还那么听他话,他们感情很好吧……周泽楷脑子开始胡思乱想,心情也开始变得低落。“老冯,他是我上司啊。我们公司那头头啊,还强制收走我的卡,可坏了。”听见那只是叶修的上司,周泽楷的心情马上又由阴转晴,这样子他还是有机会的吧!


“小周小周?”叶修没听见周泽楷的回应,朝一枪穿云摆了摆手。“啊?”周泽楷一不小心就神游到爪哇国去了,这才回过神来。“我说你的实习怎么样了?”周泽楷今年大三,他们专业课早就已经学完了更多的时间会让他们去实践学习。为以后工作打个基础,也可以用来提前确认一下自己的就业方向。


周泽楷第一个投简历的公司就是荣耀游戏公司,这个公司成立了短短三年。制造的游戏就已经大半市场上的一大半玩家,其中荣耀大陆,是最开始她们推出的一款全息网游,一出现便引起市场轰动,吸引大量玩家。这三年来,他的不断完善,使其不仅没有被众多新的网游所压下去,还使它成为游戏中的NO.1。


荣耀游戏公司也在这三年中成长为行业的龙头,可以说是所有爱好游戏的程序员心中理想的地方,周泽楷也不例外,他喜欢游戏,想要从事这方面的工作,荣耀游戏公司就成为了他的首选。在这之后,他又接着递了好几个公司,说实话,他觉得进去的机会几乎是不存在的,虽然他的学校在这个专业上是s市最顶尖的,他的学业水平评定也是最高级别的,但是他没有关系,在这个竞争这么激烈的年代,没有关系,就等于没有机会。


在他接到荣耀游戏公司的通知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就像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人,突然被一个巨大的馅饼砸中了一样,他有点明白了,为什么这个公司会在短期时间内成长的如此迅速。


“恭喜你啊小周。”虽然叶修也同样是荣耀游戏公司的,但一个在s市公司,一个在h市公司,两个公司离得是近,但工作上实在没什么可以联系得上的,要是说真有什么好处,大概就是叶修知道该去哪可以找到周泽楷了。


“对了小周啊,我过两天去S市,要不要出来坐坐?”叶修没有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做出了许多之前不会有的举动,就像是现在这样,约人出来见面,一起的叶修绝对不会这样做。周泽楷更是欣喜,连忙应下,并且和他约定好了时间。叶修这才后知后觉反应了过来。


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4.


叶修下了高铁先前往去了酒店放下自己的行李,然后才看着时间往约定的地点赶去。周泽楷今天特意请了一天的假,早早打理好自己,提前了很久到达这里等候。他坐在靠窗边的16号桌,每个人进来,他都盯着看了好一会儿,确定不是来找他的才继续看下一个。


“小周,我快到啦。”叶修发的语音消息,他已经能看见那家店的招牌了,连忙加快了步伐。“你好,请问几位?”“麻烦,16号桌。”叶修说道,周泽楷听见了他的话,连忙看向了他那边。


叶修被服务员领到了座位的时候,一脸茫然地看着周泽楷,只能用惊异这个不太恰当的词来形容。他来之前也只是指望着对方,能长得正常,能看的过去就好,现在面前的人那脸大概不能用看的过去形容。这明明就是当明星的料啊!


“小周?”叶修还是先问问,对方连忙起身,“前辈!”周泽楷曾经幻想过无数次,君莫笑背后的操作者会是怎么样的?叶修比他想象中的,更高,更好看,更年轻,更加……让他喜欢。


叶修笑得眼睛有了弧度,“小周真好看。”周泽楷是个面皮薄的,一下子居然脸红了,“前辈也是。”周泽楷本来话就不多,现在看见叶修本人,又被他调戏了,只顾乖乖坐在那里,不知道该聊些什么。好在叶修知道他的性格,也是和在游戏里一样找话题和他聊。


饭菜是周泽楷已经点好的,他不知道叶修爱吃什么,所以就估计着点了一些,这顿饭说实话,周泽楷根本就不记得吃了什么,味道怎么样?他只顾着看着叶修,观察他吃了些什么,他喜欢吃什么。


“前辈,去哪?”吃饱喝足,叶修接下来还有工作,于是准备和周泽楷分别。“要去工作啦,小周你放假就回去休息吧。”周泽楷有意想去送他,被叶修回绝了,“我经常来s市的,不会迷路的,你就回去吧。”


周泽楷只好就此作罢,跟叶修依依不舍告别,先一步离开了。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他了。第一次的面基很完美,当叶修忙完了工作躺在酒店的床上回想起今天,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那份感情在胸膛里满的就要装不完了,要迫不及待从里面溢出来一样。他和小周见面了,他们可以称得上是现实中的朋友了。


不够啊,还是不够啊,他想要的不仅仅只是朋友啊,他还想要更多啊。


他想和他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一起睡觉,一起做亲密的事。


5.


回到h市的叶修,第一时间登陆了游戏,一枪穿云没有在线,也是,今天是工作日。正打算要做基础工作去,周泽楷突然在他身旁出现,“前辈!”对于自己一睁眼就看见君莫笑,周泽楷表示十分开心。最近因为一个重要项目的完成,公司给他们都放了假,一回到家就想着来游戏里去见叶修。


“放假。”叶修知道他的意思,看着一枪穿云的眼睛像在发光,就能知道这小孩能有多高兴。叶修干脆就地坐下,周泽楷看见他的动作也就跟着坐下了。还是这个悬崖,还是他们两个。


之前他们在这里知道了彼此的姓名,约了第一次见面,而这次……叶修看着一枪穿云,却不自觉地把周泽楷的脸往上带了,“小周有对象吗?”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说出了怎样的话,等他看见一枪穿云脸上有疑惑的表情,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问的问题有多出格。


“啊……你就当我什么都没……”刚想解释,就被周泽楷的回答截停了,“没有。”叶修有点窃喜。“前辈呢?”周泽楷心跳的厉害,但他听见叶修的回复时,心却刷一下凉了一半。


“有喜欢的人。”


前辈有喜欢的人了……


耳边叶修的声音还在不断地传过来,从他的话里,周泽楷知道了他们认识很久了,叶修是最近才发现自己喜欢她的,每天都会很想她,但是叶修不敢去表白。周泽楷一直沉默着,他感觉每一句话就像打碎的玻璃片一样,一片一片往他的心上扎。


他羡慕那个被叶修放在心上的家伙,更多的是嫉妒。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在学校里总是手忙脚乱地去拒绝每一个向他表白的男生女生。当他喜欢上叶修的时候,他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做喜欢,也怀疑过是不是好感或者是依赖,但是这种情感在他二十年的人生里没有出现过,就算对最亲密的家人也没有过。他想过,自己会怎么努力去追求他,有想过,他们在一起后会怎么样。


但他就是没有想到,自己在见到他后,在对他表白前 就被告知,他有喜欢的人了。他谎称自己有点累了,想去休息,他想逃避,他无法做到平静下来,听着叶修带着笑意去跟他说对方的任何事情,他的胸怀没有那么宽广。


叶修却是懵掉了,他不知道周泽楷有没有听出来,他讲的是他。突然周泽楷说要下线,他不确定是不是他猜出来了,对他感到恶心,或许真如他所说的,只是因为今天累了,叶修也不敢乱猜,其实他怕真的如他所想的那样,周泽楷不喜欢他。


日子总是要继续的,游戏中的时间也没有因为某个人的心情而会去改变,叶修按部就班的完成着自己的工作,心里却总是挂念着那个没有上线的人,他觉得他的初恋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世界真的不如你想象的那般如意。幻想总归是幻想,它总有破灭的那一天。


周泽楷过得也并不快乐,他想去看叶修,但却用理智控制了自己。他从来没有想到原来喜欢一个人是这样痛苦的一件事情。一个不善于表达的人和一个不敢表达的人,他们彼此都不敢去触碰他们之间那仅存的薄膜。


他们都在乎着彼此,不愿意说破,让事情变得无法逆转。游戏中的时间又过了一年,周泽楷却没有再上过线。叶修总是在那个悬崖上等待着一枪穿云突然出现,叫他一声前辈。但是再也没有过了。叶修还想再见见他,在现实生活中见见他。


游戏,真的只是一场游戏啊。


6.


周泽楷被人叫去休息室,结果一推开门就见到叶修的脸,随即便停住了要踏进休息室的脚步。叶修看见他笑着走向前去。


“之前听说你来这实习了,我路过就打算过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看见你,这样看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嘛。”叶修早就想好了借口,眉飞色舞的讲着。周泽楷没有出声,叶修说他就安静地听着,心里却早就有了百般想法了。


原来只是路过,不是专门来找他的啊……


也是,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你是否存在对于他的生活一点影响也没有。他觉得自己就像游戏中的一颗小花小草,失去他拥有他,都一样。


“怎么这么久都没有上游戏啊?”周泽楷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不是一个擅于说谎的人,但他总不可能对叶修说,我无法忍受你在我面前谈论别人。


“忙。”叶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工作重要。”然后便是相对无言,场面一下子冷了下来,气氛也变得尴尬起来。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打破沉默的一方,是周泽楷,“前辈……来S市,干什么?”叶修脑子里马上闪过的答案是来干你,果然不能看太多沐橙给的书。


“来找朋友啊,但来了之后发现他不在S市。”


“那前辈,住哪?”周泽楷问道,“还没有地方住呢,小周要不要收留一下我啊。”叶修调戏周泽楷,他以为这个看似笑话一般的语言会被笑着而带过,却没想到周泽楷会给出肯定的答复。


“好。”


于是叶修就这样被周泽楷带回家了,一切发生得那么突然,一直以为周泽楷在疏远他的叶修再来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子发展,确切来说,是不敢想。


周泽楷家庭不错,这间两房一厅的房子是他父母给他的房产,平日上学他就在这套房里住。叶修换上了周泽楷给递来的拖鞋,上面有只小狐狸,叶修看着与周泽楷身上气质完全不同的拖鞋,微微发怔。


又把目光放到了周泽楷穿着的那双小企鹅拖鞋上,终于是忍不住笑了。你别说,那企鹅看久了还真跟周泽楷有那么一丝神像。


“妈妈买的。”周泽楷一脸委屈的表情,“没有没有,挺可爱的。”叶修开始打量起屋子的装修,整个房子色调偏冷,但点缀的装饰品和日用品却又平添了一点温馨。


周泽楷把叶修领到客房,一看就是没有住的样子,但地板桌面都很干净,没有一点灰尘,平时肯定经常打扫。


“平时没有住,我给你铺…”看着周泽楷熟练地铺着床,叶修一阵恍惚,如果他能给自己铺一辈子床该多好。


叶修这次来S市来的匆忙,别说日用品,连衣服都没带,下午和周泽楷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光顾着兴奋了,硬是没想到自己没带衣服这件事。看着都快到十二点了,商场早就关门了吧。


借过周泽楷递来的新毛巾,叶修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周泽楷就这样看着他,歪了歪头。“那个…小周啊,我出来匆忙,没带衣服,你看看能不能借身衣服给我换一下。”一上来就借衣服,叶修总觉得不太好,但周泽楷二话不说就给他拿了一套衣服。


叶修高高兴兴地洗了个热水澡后换上了周泽楷的衣服,周泽楷有一米八几,比叶修高上一些,他的T恤,叶修穿着能盖过屁股。接着叶修就发现了,没有内裤穿的绝望。可能是周泽楷一下没想起来,但是叶修可没那么厚脸皮去问他要了。


眼睛一闭,两腿一伸,穿上了周泽楷的短裤,裤子很宽松,不怎么会看得出来。叶修不断催眠着自己,确认自己看上去没问题后才敢走出去。


7.


叶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无聊的肥皂剧,周泽楷在他房间的浴室里洗澡,还没出来。通讯器突然响了,吓了叶修一大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音量调那么大了,分分钟就扰民了。


“叶修!”是苏沐橙。


“这么晚还不睡?”“你不也是?”两人开始聊起了家常,周泽楷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这样一幕。


叶修随意地靠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个抱枕,衣服长长地盖着,小腿露出白白嫩嫩的一大截,面前是通讯器投影出的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女生。叶修眉眼里带着笑意,和那个女生聊得正欢。


这就是你喜欢的人吗?


叶修看见了走出来的周泽楷,把人招呼了过去,对着面前的苏沐橙说,“你看嘛,我都说我在小周家,这个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小周。”苏沐橙笑着跟周泽楷打招呼,周泽楷强迫自己露出个礼貌的微笑。


他一点都不想笑,终于见到了那个隐藏的情敌,应该是个正常人都不会想给情敌好脸色的吧。叶修跟苏沐橙互道晚安,挂掉了通讯。


“早点睡。”


周泽楷站起来进了房间,他感觉自己在闹小孩子脾气,他不想这样,但他此刻控制不住自己。他怕自己下一秒就会把叶修扑倒在沙发上,狠狠吻着他,肆意掠夺他口中的津液,与他的舌头缠绕,再把他的嘴唇咬出血来,告诉他,他好喜欢他。


他靠在关闭的房门上,平复着自己的心情,也努力压抑自己的冲动。直到他听见了客厅里没有了肥皂剧的声音,叶修关上了客房的房门。


叶修不知道周泽楷怎么了,但他感觉自己是真的没戏了。


他冷静地关掉屏幕,关掉了灯,回到了客房,关上了门。他没有开灯,就这样躺在床上,身体朝向门对面的窗户。他感觉该放弃了,强扭的瓜怎么也不会是甜的。他闭上眼睛,明天醒来就离开,他们还是游戏中的师徒。


这只不过是游戏中的梦而已,总是要醒来的。


7.


总是在晚上工作的叶修,现在完全没有睡意,他只是这样闭着眼睛,等候着天亮。当他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时,一下不知做什么反应,他假装自己睡着了,想知道周泽楷过来干嘛。


“前辈……前辈?”周泽楷先是轻声唤了两声,叶修没有反应,紧接着感觉到他爬了上床的动作,他又停下了动作。叶修猜,大概是判断他睡熟了没有。


他的背突然被什么温热的东西贴了上去,周泽楷从背后抱住了他,动作很轻,他的头埋在了叶修脖子后的位置。他的发丝蹭在叶修脖子后,使叶修的脖子微微发痒。


叶修心里一惊,周泽楷这是……?


 没等他想太多,他便听见周泽楷压抑着自己,发出闷闷的声音。


“你不要喜欢她好不好?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好不好。”叶修发誓,这绝对是他听见周泽楷说出的最长的一句话,而且还是在向他表白?


这个周泽楷,叶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幼稚的周泽楷,恐怕也只能在梦里看见了。叶修现在是欣喜的,他多想也回抱住周泽楷对他说,我也喜欢你。


“我比他好看……我会跟你打游戏……我会赚钱养你……”周泽楷不自觉就开始和苏沐橙的对比,简直幼稚到像个幼儿园的小朋友。


叶修听着他轻轻地说着,心感觉就像被什么掐住了一样。他在闭上眼前想的是什么?放弃周泽楷?还是游戏里的师徒?都滚得远远的吧!他改主意了,顿时把之前的决定忘的一干二净。


“小周。”叶修开口说话了,嗓子还没有完全开启,带着沙哑的感觉。他睁开眼睛,叫了一声身后抱着他的人。却感觉到身后的人身体突然僵住了,然后便是将手码上抽离想要逃走。


叶修早就转过了身子,拉住了他的手。“别跑。” 周泽楷光着脚站在地上,一只手臂躺在床上的叶修拉着,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周泽楷没有想到叶修居然还没有睡,他还被抓了个正着,脸上满是慌张,惊恐,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你就不想知道我的回答吗?”周泽楷不想听,他不想听见否定的答复,那样他就连自己都欺骗不了了。


“沐橙,她是我的妹妹,不是我喜欢的人。”叶修停顿了一下,他走下床从身后抱住周泽楷。


“喜欢的人是你,从一开始就是你。”


周泽楷的感情变化大起大落,从惊慌到庆幸再到此刻的惊喜到满脑空白。他转过身紧紧,抱住叶修。


“叶修,我喜欢你。最喜欢你。”


两个人像是失去了水很久的鱼又重回到了水中那样,他们拥抱着,不知是谁开始尝试轻轻的吻上了对方的嘴唇,于是一切就像脱了轨的火车,向着未知的方向驶去。


不管是谁先动的手,现在被动的一方都是叶修,周泽楷把他压在床上,双手环着的,还是他的腰。吻从刚开始轻轻触碰的试探,到逐渐被周泽楷死死掌握住了主动权,他并不满足于触碰,他的舌头侵入了叶修的口中,唇瓣和牙关一起被他打开,卷起了他乖乖躺着的舌头。叶修的双手环上了周泽楷的脖子,享受着这属于他们的时间。两条舌头缠绕着,难舍难分,叶修的脸已经因动情而变得微红,嘴巴微张,两个人交换着津液发出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里更加使人脸红。


不知道吻了多久,他们生存才舍得离开,周泽楷轻轻地用舌头舔着叶修被吻到红肿的嘴唇。


两人就这样相拥而眠。


8.


有人说世界上最幸运,莫过于你喜欢的人也喜欢着你。他们在不知现实还是虚幻的游戏人间相遇,在小心翼翼中一次又一次错过了他们爱情。最终才知道,其实爱到处都有,只是决定于你发现了多少。


很幸运,他们发现了彼此。


评论(6)
热度(157)

立志成为甜饼贩卖机

© 沐本慕 | Powered by LOFTER